這一夜,我跟民宿老闆阿不拉,從「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」說起。

 

出發到澎湖前,在香港看了電影的優先場。當時我在臉書寫:「看這電影,確實令你超想重回那段青春歲月,與朋友一起不知天高地厚,耍白痴無聊事也樂翻天,對人生的未知充滿憧憬,仍會單純、真心地喜歡一個人!」 


還有一句:「青春可以很熱血,電影可以這樣好看,九把刀怎麼可以這麼厲害」。

阿不拉說這齣電影,確實令本來在台灣人眼中,很臭屁的九把刀,現在更臭屁。不過他更喜歡「海角七號」引發台灣人心聲的共鳴。 


他續說,九把刀很聰明,以一個「世界」主題作為電影故事,這個「世界」主題就是成長故事、青春回憶,是任何地方的人都曾歷經,沒有地域限制。

沒錯,這個主題彷彿是世界語言,容易引起共鳴,已經贏了一大部分,不過我認為不能否認的是,九把刀的初執導演筒的能力,確實厲害,盡用他個性跳皮好玩的手法,把故事拍得流暢生動。



那為何「海角七號」更能觸動台灣人的心呢?

 

阿不拉說,電影中男主角的一句:「操,我操你媽的台北」,就說了很多南部人的心聲,對現實不滿的宣洩,想發圍的心。

 

台灣的北、中、南,彷彿台北就是尋機會的地方,很多年青人離家往台北跑,往城市走,尋生活尋工作,卻不一定能成功,然後無奈要返回家鄉,沒甚麼可發展,活像行屍走肉,年輕往外闖的心,慢慢被現實磨滅。

 

好像墾丁、澎湖,是台灣的「鄉下」地方,遠離中心,面對著南北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,留在這裡的人,總有一種被放逐的感受。一位澎湖人跟我說,澎湖年青人於畢業後,都往城市找機會,父母明白留在澎湖,實在沒有甚麼工作的機會。

據說當初電影票房預計是四億六千萬,之後看到南部的票房成績非常好,超出預期達六千萬,賣座的背後,顯示南部觀眾對電影特別認同。

電影中的角色,各有各的失意故事,留在墾丁,因機緣走在一起,看似「甩皮甩骨」的組合,用堅持及包容的心,組成一隊有感染力的樂隊,把鬱結化成歌聲,找到自己的一片天。

他們熱血尋夢的故事,同時亦令很多人,想看看這個台灣人渡假的好地方,電影造就墾丁成了旅遊熱點。

「海角七號」導演魏德聖,用了五千萬資金,他用盡方法、把資金拚湊回來,甚至把自己的房子抵押,結果換來三點五億的票房。有了「海角七號」的成功,他以為終可把藏在心中十多年的電影構思,付諸實行。



沒想到開拍「賽德克.巴萊」,仍然沒有公司肯投資,因為計劃太大,資金太多,沒人肯冒險,魏導再去抵押借貸,有一段時間,甚至不敢聽電話,怕是追債來的,一切都只為了拍攝台灣人的電影。

民宿老闆阿不拉說,他最欣賞魏德聖,總是走在崎嶇的路上,卻有著最堅毅的決心,去追尋自己的夢想。

阿不拉說自己愛四處遊玩,早在二十多歲時,已經夢想在一個好玩的地方,開一間接待遊人的民宿。四年前終於有此機會,在澎湖開設了「秘境」。他不坦言,當時要離家,父母並不看好開辦民宿的決定。

他堅持着,有夢想在心頭,就要去找方法實現。他花好幾個月時間在澎湖找地方,與澎湖人有點排外地,非在地人在此用地開業,需要好好溝通,用了一年時間,終於開了「秘境」。他不諱言,「秘境」不是他夢想中的民宿,它是「實現夢想」,是他踏上民宿業界之路的入口。

累積經驗、累積資金、累積客源,經營「秘境」給他累積開第二間民宿的資本。經過差不多一年的籌備、設計、興建等,把屬於渡假的希臘小白屋,帶來澎湖,第二個民宿夢實現了。

把民宿取名為「遇見」,希望入住的客人,在民宿、在澎湖,能夠遇見最美好的旅程,遇見澎湖的美,更重要是,「遇見」令他真的走在民宿業的路上。這次他「圓夢」。


 

現在開業接近一年,回本期仍然遙遠,不過入住率很不錯,他已經很滿意。

 

打工的兩星期,我每天準備早餐予客人,廚房位置能看到接待櫃位,有時等待客人起床的無聊時光,常常看到阿不拉在上網,不是在看其他民宿、旅館或酒店的網站,就是在看一些設計佈置的網站。當然,知己知彼很重要,不過我認為,他是在提醒自己,世界很大,總有很多有趣的設計及經營理念,能刺激自己去做得更好。

你不為自己「下載更新」,每刻世界在變化,沒人會停下等你。

 

阿不拉說,追夢從來不容易,特別是台灣民宿業競爭這麼大,所以他真心佩服魏德聖克服難關的堅持。

一人有一個夢,但有多少人會真的去追夢,看到別人追上夢,不要空羨慕,因為夢想從來只給會去追它的人。

阿不拉已走向第三個夢,不時在修改設計圖的他,已開始籌建在家鄉屏東,開第三間民宿,他說這次是「挑戰夢」。

文章標籤

阿茵★ㄚ ㄧ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